headerphoto

碎片化阅读削弱我们自主想象的能力

2017-05-30 18:17

 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18日公布了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的主要情况。调查显示,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图书阅读量为7.86本,较2015年增加了0.02本。2016年手机阅读率达到66.1%,已经连续8年增长(据4月19日《人民日报》)。   2016年的国民阅读调查做了个对比,和读书量增长缓慢相比,手机阅读率突飞猛进。而我发现我自己恰恰是这种现象的一个典型案例。   最近在看美国科幻小说家弗兰克赫伯特的《沙丘》,这本书在科幻文学领域堪称不朽的名作。然而在阅读的过程中我遭遇了困难,读不进去。我发现我忍耐不了书中无聊的景物描写,细致的人物塑造,尤其是缓慢的情节推进。问题当然不是出在这本书上,而是出在我身上。   这些年,我看书的速度越来越慢,数量越来越少,如果不是还要写书评,我怀疑我可能都不读书了。如今我主要的信息来源是微信公众号和罗辑思维这类的知识服务APP,它们往往几千字就搞定一个问题,而且文笔幽默,引人入胜。我还把大量时间用于阅读网络小说,就是那些穿越、修仙之类的小说。这种小说的特点是不费脑子,情节推进极快,而且特别能满足读者的白日梦,主角都是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,特别邪魅狂狷的那种。这两件事放到一起让我意识到一个问题,碎片化的公众号文章和快餐化的网络小说,彻底把我的品位给败坏了,我正在丧失阅读的能力。尽管我还在阅读,然而这种阅读是不需要任何努力的,相反它在滋养我的惰性。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是人类的一大惰性,而现代社会又给这种惰性提供了非常理想的传播途径。当我们说阅读正在碎片化和快餐化的同时,人们寻找答案的方式也在碎片化和快餐化。我们想要了解自己的情感,不再需要那些关于心理学,关于人性的经典书籍,几本《婚姻是女人一辈子的事》《秒懂男人》就大功告成,这和《三十天搞定托福单词》一样高效;我们想了解传统文化也不用悬梁刺股,一本《弟子规》就能天上懂一半,地上全都懂;我们想要寻求信仰也无需皓首穷经,一位来路不明的仁波切一点拨你就立地成佛了。   这么做的好处是什么?成本低见效快,最重要的是不费脑子。然而问题在于,这些鸡汤很可能只是安慰剂,这并不能真正解决我们的问题,病还在那里,信仰的缺失还在那里,情感的困扰也还在那里。更坏的地方在于,很多鸡汤可能是有毒的,它会蒙蔽人们的心智。   知识运营商罗振宇最近在鼓吹碎片化阅读,而豆瓣网友拙棘写了一篇文章,直指《罗辑思维》在败坏思维:它不引导你去往上继续思考,而只是给你一个可以自圆其说的很简易的观念体系,让你心安理得呆在里面,遇到什么事都可以解释一番,从此恬然得道。好的知识传播不会这么斩钉截铁。它传达给你思考的状态,把日常困惑梳理清楚,然后把现在没法解决的问题抛给你,并且告诉你,哪些思想家、哪个文本脉络也在处理这个问题,你要进一步思考就得进去阅读这些东西。这是公共写作最理想的状态,从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东西开始谈,然后往上引导。   做这样一番自我剖析,当然不是为了否定电子阅读。对于阅读来说,无论是纸质书还是手机,都不过是阅读的载体,并没有优劣之分。甚至通过手机获取信息的效率远远超过读书,这已经成为一种现代生活方式。但审视我们的生活,仅有信息是不够的,相反,海量的信息灌输反而会削弱我们自主想象的能力,让我们察觉不到生活的细密肌理。   了看学者宋石男的文章,他在文章中批判了各种年度书单和其背后的功利色彩,还有读者依赖书单的惰性。文章中他也谈到了启蒙:所谓启蒙,并非先知先觉者启蒙后知后觉者,而是一个人的自我启蒙。如康德所说,摆脱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,也即不经别人的引导,就对运用自己的理智无能为力的不成熟状态,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。这就是启蒙。   新文化报记者牛角